2016法国小转盘(2):巴黎初印象

说是初印象,其实也就这么一天的印象了,因为第二天就出发去罗斯科夫了。
从国内出发时状态就不好,飞机上完全没睡着,降落时更是遭遇史上最可怕一次晕机。巴黎天气恶劣,所以飞机一下降落不下去,在空中盘旋,气流颠簸,我不仅吐了,更头疼欲裂,整个过程只能低头抱着脑袋大口呼吸浑身冷汗,只盼快快发生飞机落地那一下撞击感来结束这世纪末日。终于落地停稳,旁边座位的中国大妈关切的问我还能不能一个人走出去,我当然是说没事,但情况还是比想像的差,很想多缓一下再走,但所有人都快下完飞机了,空乘不是很有耐心的样子,勉力支撑爬了起来,就这样昏昏沉沉的踩在了法国土地上。

清晨六点左右降落,等到我缓过劲来、弄好手机网络(此处省略状况500字,总之靠我扎实的数码功底最终是搞定了,将来再出国一定要确认好随身wifi制式和带上替换sim卡的小针)、去旁边的酒店寄存好行李后,已经九点了。戴高乐机场好大,不同的Terminal之间是要坐shuttle(上面这张照片就是在shuttle上看到的第一眼清晨天蒙蒙亮的巴黎),之前我完全没有做这方面的攻略,好在算独立,也顺利搞定了。不过话说机场不少招牌上都有中文标注,可见中国人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了。

把箱子寄存到酒店(我的酒店,它光芒万丈!),就出门自己闲逛去了。这赚到的一天基本没有做什么攻略,临时决定先去巴黎歌剧院,之后又去了巫婆推荐的蓬皮杜艺术中心,这些之后单独开帖记录。

首先面对的如何去小巴黎的问题。作为一个深度信赖google map的人,虽然明知哪条地铁线是进城的,还是搜了一下。然后就发现它的结果和巴黎官方交通app RATP结果是不同的。详情我已经遗忘,大概是bus路线信息的不同,可能今后不能过分依赖同一个app,还是要多做点功课。最后坐了可以直达歌剧院的Roissy bus,窗外还是阵雨不断,等车的人们安静的看着书。

大巴直达巴黎歌剧院,里面的时光下篇再说,先把时间切换到从歌剧院出来后的12点半。

为了省事找了附近的burger king解决午饭,跟着手机走到Saint-Lzazre Railway Station。这种随随便便一个车站就快200年历史的城市真是让人想翻白眼。车站前的雕塑不知道有什么典故,但我叫它忘了时间的钟。

车站有一群人在唱歌,有拿着枪的大兵穿过。我跟在他们后面想着偷拍一张应该不会有问题吧,没想到他们和我一样拐进了Burger King(看起来我好像在给汉堡王打广告),就排在我旁边。出国前弄签证时曾被反复告知说因为法国现在有点乱很可能拿不到签证,最终虽然幸运出行,但第一天在车站看到荷枪不知道有没有实弹的大兵,最后一天在机场又遇到一大堆大兵,觉得好像是有点严肃的样子。

拍这对gay不是好奇,而是喜欢他们可以自由自在挽着胳膊走在街头的样子。我的Gay届朋友敢于出柜的都很少,更别谈这种自由了。

彩色的地铁和依旧在阅读的人们。

我还饶有趣味的看了一下这个瓶子回收罐,真是个大家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