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法国小转盘(3):金光闪闪的歌剧院

在晕机状态下离开巴黎机场,大巴稳稳当当的把我带到了巴黎歌剧院。刚开门不久,门口排队的人不多,很快就进去了。这给我造成了“巴黎的景点基本到了就能进去”的错觉,因此当下午看到蓬皮杜艺术中心门口的人人人人人们时,嘴巴半天没合起来。周围不知在修什么,一圈围挡藏住歌剧院的巴黎真面目,天在下雨,我连入口大门都找了半天,更别提仔细观赏外部丰富的雕塑了。
门票11欧,讲解器5欧。推荐租用,有中文版,否则这种建筑的文化没有个向导完全是门外汉看热闹。进去后首先到达略显昏暗的大厅,这种被拥挤的画作和装饰挤满的顶部让人目不暇接,仿佛设计师要把空间中每个毛孔都塞满元素。而我的相机ISO基本最高只打到800,所以有很长时间都是沉浸在忙碌的张望和拍照的痛苦中的。

这是导览器最先讲解的部分,水池中央的女祭祀皮媞亚的雕塑,造型有点奇怪但很有动感。她的工作是传达太阳神阿波罗的神谕,而音乐是阿波罗主管项目之一。

水池周围好看的装饰,到处都是满满的……

之后拾阶而上,沿着大理石Y字型台阶走到二楼。巴黎歌剧院又叫加尼叶歌剧院,是设计师的名字。导览器说加尼叶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比如这个台阶,二楼的人可以俯瞰贵妇人们进场的样子,让进场本身变成一道风景线。我也站在二楼想象了一下,各路权贵款款而上,拥抱着行贴面礼,欢笑声谈笑声,也许还有音乐声,的确是繁华盛景。

楼梯上唯一一个蜥蜴的设计其实是为了遮住煤气管道,导览器说出真相时我笑了好久!

精美的镶嵌画天顶。直接摘抄别人的游记:“建筑师加尼叶认为,意大利的镶嵌画与雕刻艺术是古典艺术的精华所在。因此,他所设计的巴黎歌剧院中,就有无数雕塑作品,以及这个炫目的镶嵌画天顶。所谓镶嵌画,就是用无数小的类似马赛克的色块,拼出复杂的图案。由于这些色块是烧制出来的,因此可以呈现出十分艳丽的颜色,而且还有着耀眼的反光感”(http://bbs.qyer.com/thread-1024825-36.html)。

但我更喜欢仔细品赏主人物两侧张着嘴表达愤怒或惊讶的各色头像,可惜导览没有给出更多信息。

有一个包厢开放参观,人们可以围观剧场。红色和金色真是从古到今、无论中外都爱的彰显豪华贵气的颜色啊,包厢中从地面到墙壁到顶部全是红色,还有红色软垫镶黑边的座椅,金色布满装饰花纹的围栏和廊柱。一楼座位上有一些观众,可能是内部参观导览。舞台上还有布景,已经完全是现代舞台的样子。上方金灿灿的圆牌子上写着“ANNO 1669”,ANNO表示拉丁文的元年,歌剧院则建于公元1860年,内部装饰特地用别的历法也是有趣。

看过剧场的人可能不记得剧场的样子,但一定会对屋顶画作印象深刻。顶上本来是一幅别的画,后来被夏卡尔的重新创作覆盖了。但原画是什么样子、为什么要抹掉重画,导览器都并没有给出答案。

网上找来完整画作看一下。以及我对夏卡尔的了解始于江美琪那首《我爱夏卡尔》(姚谦老师普及有功)。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剧院,最著名的故事莫过于发生在5号包厢的“歌剧魅影”。它恰好在一个角落,左侧就是墙,不像其它包厢左右都是空旷的,在昏暗的灯光映照下更显诡谲。以及每扇门上玻璃图案是不一样的。

剧场外有一圈雕塑,导览里面介绍了几个,大部分都是剧作家。我在有着软垫子的长条椅子上坐下休息,仍觉得感官可以和那个时代相通,舞台上的台词、观众的笑声和散场时晃动的人影。


目前为止剧院给我的印象是像个拥挤的乐园,太多太多的元素充斥在昏暗的视野中,其实不是很舒服。所以忽然看到冷饮厅里奢华足量的灿烂阳光时,心情豁然开朗。这里是幕间休息的地方,空旷的大厅提供了足够的空间供人们站着聊天。

四周是一圈历史人物的雕塑,墙上的挂毯主题是各种食物和饮料。窗外是巴黎城市,而直到我此刻写游记时才知道不远处就是国人热衷购物的老佛爷。

我很喜欢这个芭蕾长廊,印象中说以前女孩子们会在这里练舞,光想像一下都觉得这一幕美极了,年轻的芭蕾舞演员们轻盈的掠过这充满阳光的长廊,青春的笑声让豪华的装饰也失了色。

之后跟着导览穿过一些小走道,有点失去方向感。它们都叫某某厅,比如这个叫太阳厅,顶部是龙的图案,但最妙的是借助玻璃做出无尽的灯火,整体是暖色调的。相呼应的是月亮厅,类似的设计,但顶部换做蝙蝠,替之以冷色调。

糊里糊涂的又走进一片开阔,被眼前景象惊呆,眼睛快要被闪瞎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导览为这个大会议厅加的标题是“金子太多了!”,加尼叶简直把毕生的奢华欲望都用在了这里,再加上绚丽的壁画,似乎连呼吸都会变成金色。当然会招来非议,但实情是只有部分用了真金,其它都是用了仿镀金技术,但,那又如何呢,效果已经足够惊艳世界,即便我并不喜欢金色,也觉得它富贵的坦坦荡荡,就是要把最世俗的贵气最华丽的图画倾力展示给你,迷你的眼攫你的心。

到处都有的里拉竖琴,这是歌剧院的象征,也是天琴座的原型。

这组女子塑像有4个,每个头上都顶着不同的灯,包括蜡烛、煤气灯等,其实我没有特别分辨的出来,但很机智的从导览器上翻拍了这张拼图。

之后的地方我就没有拍照了,包括收藏了各种和音乐有关的纸制品的图书馆,一些舞台设计原型模特。再然后,以为还会拐到别的空间,一抬头,已经是参观终点。说起来歌剧院并不算大,但内容太丰富装饰太精美,跟着导览眼花缭乱,使得第一次参观的人空间感错乱,但这冲击的奢靡感恐怕很难有所替代了,而巴黎歌剧院也变成了法国刻在我心里的第一个标志了。